4px自提點
4px自提點 » 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出手助老跨越“數字鴻溝”

出行、就醫、消費更顯人性化 人工服務託底有保障

○汽車站為老年人設立的提醒牌

○汽車站為老年人設立的提醒牌

在年輕人享受智能服務帶來的便利之時,有許多老人還面臨着“數字鴻溝”。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目標是到2021年底前,圍繞老年人出行、就醫、消費、文娛、辦事等高頻事項和服務場景,推動老年人享受智能化服務更加普遍,傳統服務方式更加完善。在合肥,老人在生活、就醫、出行和消費等方面享受了哪些便利?

【4px自提點】

機場:

不會掃碼?

有工作人員通過專用手機幫助

由於機場安檢的重要性,合肥機場在對進出港旅客實施體温檢測基礎上,對所有進入航站樓的旅客、送行人員等進行“安康碼”或“行程碼”掃碼查驗。

合肥機場旅客服務部工作人員方媛介紹,針對一些自身不能獨立完成“安康碼”或“行程碼”填報的旅客,如不是很熟悉智能手機的老年人等,機場工作人員會通過專用手機上的管理平台等方式幫助填寫,確保人人有“碼”。

今年7月底,合肥機場首次迎來一位百歲老人,並順利乘機赴重慶看望101歲哥哥。記者瞭解到,由於身體原因,老年人在乘機過程中,可能會出現意外狀況。而為了讓他們能健康安全出行,機場和航空公司都會制定有針對性的政策和流程。

據東航安徽分公司介紹,東航針對年長旅客乘機有完備服務流程。東航定義的年長旅客為乘機之日年滿70週歲乘坐航班的老人。如需要讓年長旅客單獨乘機,可申請“無人陪伴老人”服務,從值機、登機到接機都將會有專人協助。

“我們會有專門的特殊旅客保障方案,年齡在60週歲(含)以上身體、精神狀況良好的單獨乘機老人屬於無人陪伴老人”,合肥機場相關負責人介紹,合肥機場對無陪伴老人的年齡比東航還要年輕10歲,機場地面服務部門會在航空公司定座系統中直接提取相關乘機信息。

對這些無人陪伴老人,合肥機場會專崗接待、專設櫃台、專人指引、專用通道。提供免費輪椅服務,為行動不便且需要的老年旅客提供航站樓內免費的輪椅使用和聯繫承運人服務。

鐵路:

合肥南站有一羣“紅馬甲”提供各種服務

幾乎每天,合肥高鐵南站志願服務聯合會“紅馬甲”都會接到接站求助,其中大部分都是行動不便的老年人。

“這個項目主要是幫助重點旅客,就是老弱病殘幼孕這樣的羣體。通過鐵路和我們志願者、地鐵各方面的聯動,愛心接力,有效地解決了他們的出行問題。”志願者強林表示。

怎樣可以獲得這些特殊服務呢?記者瞭解到,6月份,合肥高鐵南站問詢系統和合肥高鐵南站微信小程序上線,可以直接點擊“預約服務”,選擇包括“母嬰服務”、“夜間換乘”、“輪椅服務”、“擔架服務”等服務類型,對具體需要服務的情況和聯繫電話等進行描述填寫,就會有志願者提供必要幫助。

此外,在合肥站和合肥南站問訊處,都設置了無障礙服務枱,任何情況都可以尋求幫助。

身體有情況可以在12306進行重點旅客預約

另據鐵路部門介紹,12306的網絡售票系統不僅能自動識別60歲以上老年旅客並優先安排下鋪,如遇多人同一訂單系統還可以自動分配相鄰座位,60歲以上老人的訂單憑身份證號識別後優先安排下鋪。

在12306上還可以進行重點旅客預約,對身體情況進行描述,選擇進出站服務,包括擔架、輪椅等。車站會提供優先進站、協助乘降、便利出站等服務。乘車前12-72小時即可網上預約服務,工作人員將不晚於乘車前2小時聯繫對方。

汽車站:

保留人工窗口,志願者引導老年人購票

11月27日,記者在明光路的合肥汽車站售票廳看到,前來乘車的年輕乘客均能流利地使用支付寶等移動支付工具購買汽車票,並進站乘車。

對於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乘客,合肥汽車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乘客正常進站需要掃描安康碼,沒有智能手機的老年乘客只需要出示身份證,工作人員錄入身份證識別系統後,若無問題,即可放行。

雖然合肥汽車站鼓勵電子移動支付,售票廳裏有手機及機器自助購票服務,但是為了服務老年乘客,汽車站保留了人工窗口,“對於老年乘客,我們會有志願者幫忙去人工窗口購票,還會將老年乘客送到安檢口。”

“合肥汽車站每天發往定遠、巢湖、廬江的線路都有不少老年乘客,對於他們的出行,汽車站十分重視,保留人工窗口、志願者現場服務都是為了給老年乘客提供更好的乘車環境。”合肥汽車站工作人員介紹。

在城市公共交通出行方面,70歲以上老人可以辦理合肥通老年人卡乘車,對於不會掃碼乘車的老年人,合肥各公交企業均支持投幣乘車;合肥保持巡遊出租車揚召服務,為老年人出行提供服務。

軌道交通:

無“安康碼”?可查驗社保卡後乘地鐵

今年3月16日起,合肥軌道交通線網各車站實行“安康碼”核驗正常後乘車,8個月過去了這一做法還在繼續。當時,對於尚未申領且不具備安裝“安康碼”條件的乘客,可按照《無“安康碼”人員動態追蹤表》登記相關信息。經體温檢測正常後,進站乘車。

11月28日,記者探訪發現,目前在1、2、3號線各大車站都設有進站疫情防控檢查點。在1號線合肥火車站的進站通道內,“無健康碼,在此登記”的提示牌十分醒目。軌道交通集團工作人員介紹,“從現在開始,無手機的老人及手機無法正常使用的乘客進站前,可通過查驗身份證、社保卡等有效身份證件登記放行。”

工作人員表示,這主要是針對一些老年人沒有智能手機,或者是不會使用安康碼的乘客。身份證和社保卡上都有個人的身份證號碼,在皖事通上通過疫情防控檢查點輸入證號,也可以進行“安康碼”核驗,查詢乘客的安康碼狀態。

“當然,乘客佩戴口罩,另外需要測温、安檢的環節還是必不可少的。”接下來,合肥軌道交通集團將常態化開展志願服務活動,各車站工作人員將繼續力所能及地引導老年乘客進站、購票、乘車,為老年乘客創造安全乘車環境。

【4px自提點】

居家養老服務送到家門口

“我有關節炎,經常覺得腿痠,每天來這裏做會兒理療,身體一下子就覺得舒服了,還一分錢都不用花。”今年70歲的程克珍老人,家住瑤海區夢和雅居小區。自七裏站街道東七社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投入運營,這裏就成了老人每天的“打卡地”。

東七社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是一家集日間照料、短期託養、康復保健、文化娛樂、助餐、助浴、助醫為一體的社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建築面積1800平方米,內設社區智慧養老信息中心、社區家庭醫生工作室、社區老年食堂、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助浴中心、託養中心等功能。

為了實現老有所養,特別是滿足廣大老人“在家門口養老”的願望,今年以來,合肥市持續推進養老服務建設。目前,全市已建成縣(區)級居家養老服務指導中心12家、鄉鎮(街道)養老服務指導中心141家、社區(村)養老服務站740家。持續實施社區老年助餐工程,建成養老助餐機構255家,城市社區服務覆蓋率超85%。標準化的養老助餐食堂,佈局合理、乾淨衞生,每一處都考慮到老人就餐的舒適度和便捷性,受到老人的普遍歡迎。

同時,實施政府購買居家養老服務政策,為市區城區70週歲以上低保、空巢(無子女)老人和90歲以上老人,按照每人每月600元標準,提供政府購買居家養老服務。

今年9月1日,圍繞老年人的服務需求,合肥市印發新版《合肥市政府購買居家養老服務實施方案》,通過擴大供給範圍、打通政策通道等措施,提高市場競爭力,提升服務品質。服務對象或其委託人可根據實際需求自願選擇相關服務。服務項目清單明確了康復保健服務、助餐服務、家政服務三大類別,共三十八項服務。比如,指甲修剪、協助更衣、上門助浴、協助監護人陪同老人就醫、陪同老人外出訪友等均被列入服務範疇。

【4px自提點】

保留人工窗口,老年人憑紙質健康碼便利就醫

看病不用卡,只要一個二維碼。自從2019年9月1日合肥電子健康卡正式上線以來,合肥醫療衞生服務就進入了電子健康碼時代。掛號、就診、取藥……全流程都解決,給廣大就診市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便捷。但是對不會使用智能機的老人來説,醫院也為老人方便就醫做足了功夫。

近日,記者在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看到,前來就診的相當一部分年輕市民都在來之前通過“健康合肥”APP完成了預約掛號,就診過程中使用電子健康卡完成交費、拿藥等流程,節省了不少跑腿、排隊的時間。“現在有越來越多年輕羣體選擇使用電子健康碼就診,而對於有些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人,他們來到門診窗口後,在我們工作人員的協助下,可以打印一張紙質的電子健康碼,憑這個二維碼就醫使用。”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和平路院區門診部主任汪永柏介紹。

兒童、老人等不會操作手機的人如何使用電子健康碼?其實對於這一疑惑,此前合肥市衞健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對於新生兒,家長可以在自己註冊電子健康碼後,進入健康合肥4px自提點,點擊親情賬號,輸入孩子身份證信息後,可以將孩子的電子健康碼綁定到自己的手機上,從而進行使用。而針對不會使用手機的老人,除了綁定親情賬號外,老人如果來到醫院就醫,可以來到門診窗口,在工作人員協助下,打印一張紙質的電子健康碼,進行單次使用。

記者走訪合肥多家醫院發現,互聯網化的醫院流程和傳統流程形成“補充關係”,門診處均保留有人工窗口以方便一些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對於普遍看到的醫院自助機,即便老人不會操作,現場也有工作人員及時提供幫助。

【4px自提點】

提供多種適老化服務

近年來,在銀行服務的客户羣體中,老年人佔據不小的比重。隨着科技進步,銀行網點的功能“陣地”越來越多地轉移到智能設備上。ATM機不會用、想網購但不會使用網上銀行……各銀行網點在不斷升級金融服務的同時,是如何提供適老化的服務呢?記者進行了一番走訪。

老花鏡、休閒沙發、枴杖、放大鏡、應急藥箱……在瑤海區一家中國建設銀行網點內,記者看到各種為老年人配備的“特殊配置”一應俱全。“我們建行的‘勞動者港灣’就是專門為環衞工人、老年人提供休息和便民服務的區域。”

該網點的大堂經理周琳告訴記者,銀行還有專門的引導服務人員,為眼力不好、思維不敏捷或不會操作智能機的老年客户,開闢愛心服務通道,引導老人至愛心窗口,併為其提供現金服務和麪對面交流式的業務辦理。“如果老人不會使用電子簽名,我們也會為老人打印紙質回執單,方便老人簽寫。”

記者隨後走進另一家農商銀行網點,營業大廳只有一台智能櫃員機,人工服務窗口較多。據工作人員晏志勇介紹,該網點中老年客户非常多,且大多都是習慣使用存摺,該網點提供的傳統金融服務能滿足絕大部分老年人的金融服務需求。

晏志勇表示,銀行有“業務辦理需本人帶身份證”的規定,雖規避了銀行、客户的風險,但給一些行動不便或有困難的老人帶來不便。“對於這類‘特殊’客户,我們會和他們的家屬約好時間,帶上相關手續材料,提供上門服務。”

除了銀行網點積極開展“適老”服務,打造適合老年人使用的手機銀行APP也會為部分老年客户帶去消費便利。“目前我們還沒有接到通知,推出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打造更多適合老人使用的大字版、語音版或簡潔版的手機銀行APP會是下一步的趨勢。”記者走訪的幾家銀行網點的工作人員這樣回覆道。

【4px自提點】

免費教老年人玩好智能手機

在合肥蜀山區西園街道光明社區,志願者劉麗和黃鎮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為社區20多位老人免費開辦了手機學習班。3個多月以來,班裏的老人不僅掌握了智能手機的基本操作,還帶動不少周邊的老人前來聽課學習。

11月27日上午,記者來到了位於光明苑小區的劉麗康養驛站,驛站負責人劉麗正認真地在書本上做筆記,手機班每週六開課,她需要提前“備課”。為了讓講課的方法更通俗易懂,劉麗還特意購買了兩本書,一本是《中老年學微信全程圖解手冊》,一本是《中老年智能手機APP全程圖解手冊》。

“我也是受家鄉的父親啓發,才決定創辦這個手機班。”8月10日,劉麗手機學習班正式開課了,第一批學員主要是光明社區的老人,他們在這裏學習智能手機的使用方法,從簡單的拍照到發微信、發定位,大家學習熱情十分高漲,這也給了劉麗繼續辦下去的信心。

“我們一般上午8點開課,每節課大約兩小時。”在手機班,劉麗和同事黃鎮輪流給大家上課。有的老年人接受速度慢,他們就不厭其煩地反覆教,她還給大家成立了微信羣,佈置課後作業。漸漸地,羣裏的老人也越來越活躍,大家互相拍照,發視頻,發語音,氣氛十分融洽。

91歲的解老是班裏最大的學生,年輕時曾是高級知識分子的他一度因為用不好智能手機而給生活帶來不便。得知光明社區有個免費的手機班,每次開課,老人家總是準時來,如今他不僅會用微信發語音,還學會了手機拍照等簡單技巧。

就這樣,手機班開班兩個多月,班裏的學生就陸續擴大到了50多人。但這樣一來,就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場地有限,另一個就是老師人手不足。“現在手機班,只有我和同事黃鎮,人多了,我們就要分班教學。”

劉麗説,自2021年1月1日起,《安徽省老年教育條例》就要正式施行,條例中提到,鼓勵社會力量參與老年教育,鼓勵在養老院、敬老院等養老服務機構中設立老年課堂等學習場所,通過開設課程、舉辦講座、展示學習成果等方式開展老年教育活動。她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志願者加入進來,為更多的老人普及智能手機知識。

西園街道一位姓焦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之前他們就在社區開辦過手機班,接下來他們還將響應國家的號召,號召更多的志願者加入其中,幫助老年人更好地適應智能手機。

本稿統籌:記者 陳家靜 採寫:方佳偉 周洪 餘佼佼 李後祥 唐萌 胡琪 衞曉敏 文/攝

編輯: 錢葦泊 返回4px自提點4px自提點
高鐵疾馳心飛揚——合安高鐵通車直播